安责险推进中的机遇与困境

安全生产责任保险作为新兴的商业保险,我国今年出台了大量政策和文件指导该险种的实施。特别是在高危行业强制推行,当前已经在北京、嘉兴等地形成了良好的示范作用

安全生产责任保险作为新兴的商业保险,我国今年出台了大量政策和文件指导该险种的实施。特别是在高危行业强制推行,当前已经在北京、嘉兴等地形成了良好的示范作用。但也存在一些问题需要破解: 

1 外部推动与内部驱动的机遇

2018 年1 月1 日实施的《安全生产责任保险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将原来自愿性相关商业险险种升级为应当投保的安责险,引发保险市场直呼“安责险的春天来了”。当前发展安责险,叠加了政策创造的外部推动和行业转型的内部驱动两大利好条件。

在外部推动方面:《办法》为安责险发展插上“金翅”,主要表现有三方面:一是应当投保。该文第六条规定煤矿、非煤矿山、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交通运输、建筑施工、民用爆炸物品、金属冶炼、渔业生产等九大高危行业应当投保,其他行业鼓励投。对存在高危粉尘作业、高毒作业或者其他严重职业病危害的生产经营单位,可以投保职业病相关保险。对生产单位已经投保的与安全生产相关的其他险种,应当增加或者将其调整为安责险,增强事故预防功能。二是挂钩。《办法》第十四条规定,保险机构将安责险保费浮动与整改重大事故隐患相挂钩;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将生产单位投保安责险投保情况与核发安全许可证、分类监管、评定等级挂钩;政府将安责险投保情况纳入本级政府相关部门和下级人民政府安全生产巡查和考核内容。三是共享。《办法》第二十三条规定,建立安监和保险监督管理机构信息共享,实现安全生产信息监管信息平台和安责险保险信息平台对接。

内部驱动方面:保险行业转型为发展安责险发展产生了内部驱动,主要有两大表现:一是回归保障。按照保险的基因、遵循“保险姓保”要求,利于研发投资型保险的财产保险公司调整业务结构,回归经营保障型财产保险。二是开拓“非车”。基于多方面的原因,部分保险公司逐渐扩大开展“非车险”险种业务,具有强制性安责险无疑成为重要甚至首要的承接险种。综上,在外部政策环境和内部行业转型彼此促进、良性互动双重作用下,安责险发展瞬时驶入快车道。

2软肋、短板之困惑

本质上安责险并并非为全新的险种,而是优化整合了传统的责任险、企财险、雇主责任等险种,扩充了保险责任、收窄了除外责任。通过剖析一些典型的生产责任事故和考察保险机构开展安责险资源配置情况,发展安责险对生产经营主体、保险公司来说,都存在多项亟待加强的薄弱环节。

软肋:生产经营单位是安全生产的第一责任主体,应当构筑安全生产的第一道防线,但是,目前诸多企业存在未能严格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管理软肋。如昆山粉尘爆炸(“案一”)、安康车祸(“案二”)、丰城电厂施工现场坍塌(“案三”)这三起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均属于归入强制性投保安责险的行业。根据国家相关部门对上述案例的调查报告,归纳生产单位软肋主要表现:一是硬件不达标:案一,从厂房建设、工艺布局、除尘装置等硬件几乎全部不达标;案二,涉事车辆正撞隧道口端墙,报告认定车道标线、隧道车灯设置等硬件不达标。二是软件不达标:案一、案三均存在安全生产管理混乱情形,案二出站驾驶员签字确认制度要求不符。三是技术不达标:案一爆炸的直接原因是粉尘未按规定清理聚集太多,如果借助仪表可以实时掌握粉尘聚集情况;案三坍塌的直接原因是混凝土凝固时间不到,如果借助视频监控等手段可以实时掌握混凝土凝固时间;案二,监控平台多次发现驾驶员出险超速、超时(疲劳驾驶),如果借助技术手段,向乘客以及驾驶员的家属发送相关信息,扩大了对驾驶员监督主体,或许可以更好发挥监控平台的作用。正是存在单项、多项违法违规情况下,最终酿成了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短板:专门经营风险的商业保险机构,应对责任调整的安责险,还是存在一定短板。一是商业模式待优化。在实务中,常见的商业模式有两种,一种是由省级安全生产协会牵头或者单一企业,聘请经纪公司通过竞争性招标选择保险公司,另一种是由多家保险公司组成共同保险体实行共保。二是条款费率待规范。在实务中,发现对于同一类标的物在保险责任、保险金额接近的情况下,不同保险公司保险费率差异较大。三是人才队伍待加强。当前,可以经营安责险的保险公司绝大多数经营的主打险种是机动车辆保险(以下简称“车险”),而车险经营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数据基础且已经建成了全行业共享的信息系统,但是,相对而言,开展技术要求更高的安责险,对人才队伍、系统、原始数据积累等提出更高要求。

因此,政府、保险机构、企业、甚至第三方的服务机构均需要大胆提出革新,创新指导、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服务、积极落实责任,方能使安责险的真正作用在企业良好的发挥作用。


赞赏是对原创者的最大认可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