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特大事故“五高”风险管控体系探讨

国内近年发生的重特大事故表明,以行业为重点预防重特大事故的管理思路已经不能适应当前安全生产的实际,如何针对重特大事故建立一套具有精准性、前瞻性、系统性和全面性的防控体系,是亟需解决的一个重大课题。因此,笔者以安全科学相关理论为基础,结合国家法律法规政策,针对我国安全生产实际,提出以风险防控为核心的“五高”概念及风险管控体系。

重特大事故具有后果严重、预防艰巨等特点,近来发生的江苏盐城“3.21”化工厂爆炸、河北张家口“11.28”化工厂爆炸、天津港“8.12”危险化学品火灾爆炸等重特大事故给人民生命财产和社会安全造成严重损失,影响深远。为了遏制重特大事故,国家采取了一系列重大举措,包括持续不断地开展矿山、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民用爆破器材、人员密集场所、涉氨制冷、涉尘爆场所等行业领域的专项整治,建立安全生产隐患排查治理体系等,对有效预防重特大事故发挥了重要作用。但这些举措的出台往往是以事故为代价的,传统的安全管理模式很难保证今后不再发生危化品行业爆炸、火灾等重特大事故。

国内近年发生的重特大事故表明,以行业为重点预防重特大事故的管理思路已经不能适应当前安全生产的实际,如何针对重特大事故建立一套具有精准性、前瞻性、系统性和全面性的防控体系,是亟需解决的一个重大课题。因此,笔者以安全科学相关理论为基础,结合国家法律法规政策,针对我国安全生产实际,提出以风险防控为核心的“五高”概念及风险管控体系。

1.“五高”的概念

早期事故控制理论以海因里希因果理论、能量理论、轨迹交叉论为代表,有效说明了事故原因与事故结果之间的逻辑关系,尤其是指出了“人的不安全行为”、“物的不安全状态” 在导致事故过程中的作用。传统高危行业因其人员密集、物料危险、工艺复杂,较大切合了事故致因理论的模型。 然而,这种传统的事故控制模型以事故为研究对象,存在先天的“滞后性”和“被动性”,其查找的原因、制定的措施并不具有普适性,更无法有效预防不同类型、行业的重特大事故。近几年来多起重特大事故调查,事故原因千篇一律地聚焦于“人的安全意识”、“管理方式”、“制度执行”等方面,没有在企业安全规律、事故本质特征、生产系统等方面进行深入探究。并且现有安全生产实践过程中,重特大事故控制方法或手段大多以此为基础,包括隐患排查治理体系等。

墨菲定律指出,风险无处不在,并且表现出较大的隐蔽性和偶发性,在生产过程中大多并没有在短期内以“不安全行为”、“不安全状态”的形式被人感知。因而企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筛选式的隐患排查,仍无法控制事故的发生。“五高”风险防控模型运用安全科学原理,构建系统的事故防控模型,如图 1所示。

 1

图1 “五高”风险控制模型

“五高”风险主要包括高风险场所、高风险工艺、高风险设备、高风险物品、高风险人群。 “五高”风险主要针对重特大事故中的致灾物,围绕承灾体(人员和财产)防护制定控制措施。

(1)高风险场所。 指易发安全事故的场所或环境,如地下矿山、建筑工地、公路、有限空间、可能有毒害粉尘车间、可能发生有毒害气体泄漏车间、水上(下)作业、高空作业以及车站、集会场馆等人员密集场所等高风险场所因其致害物相对较多或能量意外释放的可能性相对较大,当人员进入高风险场所后,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和后果的严重性均会增加。

(2)高风险工艺。指生产流程中由于工艺本身的状态和属性发生变化,可能导致安全事故发生的工艺过程。如加热、冷冻、增压、减压、放热反应、带电作业、动火作业、吊装、破拆、筑坝等。化工生产的硝化、氧化、磺化、氯化、氟化、氨化、重氮化、过氧化、加氢、聚合、裂解等工艺就是高风险工艺。

(3)高风险设备。指生产过程中设备本身具有高能量并且可能导致能量意外释放的设备,如特种设备、带电设备、高温设备、高速交通工具等。高风险设备因其具有较高的能量,一旦发生能量意外释放并接触人体,可能导致伤害事故。

(4)高风险物品。主要指具有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等物品。高风险物品因其特有的物理性质、化学性质,作用于人体导致伤害。

(5)高风险人群。指易诱发安全事故的人群,如特种作业人员、危险品运输车辆驾驶员、职业禁忌人员、需要培训而未经培训上岗的人员等。高风险人群因其岗位、工种、操作的特殊性,在整个系统环境中处于十分重要的地位,其行为的不安全性极易导致事故发生。 

2. “五高”风险辨识

“五高”风险辨识是指在安全事故发生之前,人们运用各种方法系统、连续地认识某个单元(区域或企业)所面临的“五高”风险,并分析安全事故发生的潜在原因。风险辨识过程包含风险感知与风险分析两个环节。“五高” 风险辨识流程图如图2所示。

 

2

图2 五高风险辨识流程图

(1)风险感知。根据法规标准和从业人员的知识和经验积累了解客观存在的各种风险,是风险辨识的基础,只有通过感知风险,才能进一步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寻找导致风险事故发生的条件因素,为风险管控奠定基础。受从业人员对法规标准和有关知识、经验的局限,可以对照“五高”风险清单,确定分析对象,减少对重大安全风险管控的盲目性,实现靶向感知。 

(2)风险分析。集合“五高”事故的诱发因素、后果严重性、社会承载能力、安全隐患、事故的大数据建立“五高” 风险分析模型,计算出风险值。“五高”风险值也是动态变化的,如大幅提高某一高风险设备的管理水平,其风险值也随之降低;但如果社会承载能力减小,即便管理水平有所提高,其风险值也是上升的。

3 “五高”风险分级

在“五高”风险辨识的基础上,进行“五高”风险分级,如图3所示。“五高”风险分级遵循最低合理可行准则(ALARP)。若风险落在不可容忍线以上区域,则为不可接受风险区,须采取必要措施以降低风险;如落在不可容忍线和可忽略线之间区域,可根据具体情况(成本效益分析) 决定是否采取措施降低风险; 如落在可忽略线以下,则为风险可忽略区,其风险可被忽略。根据 “五高”风险值和风险系数,建立统一的风险等级体系和预警值。风险等级分为“红、橙、黄、蓝”4个等级,红色最高。每个等级的最低值为预警值。

 

3

图3 五高风险分级

4 “五高”风险管控体系

(1)小单元风险辨识。单元越小,风险辨识越精准。就企业而言以车间为单元,能充分利用现有的隐患排查体系,对照“五高”辨识本车间的风险。

(2)根据需要建立“五高” 风险库。“五高”风险管控分为多个层面,包括基于国家、省、市、县、乡镇(街道办事处)、村(社区)或者跨行政区的区域重大风险管控体系,基于企业内部的重大风险管控体系,基于行业(领域)的重大风险管控体系等。按照管控层面,集合“五高” 风险,分别绘制电子分布图。

(3)构建“五高”风险分级管控机制。区域性和行业(领域)性风险管控机制:省、市、县政府及其负有安全生产监管职责的部门乡镇(街道办事处)分别负责一级、二级、三级、四级风险的预警,监督下级政府、部门以及企业降低风险。企业风险管控机制:落实安全生产主体责任,主动采取措施降低风险。

(4)搭建“五高”风险防控体系信息平台。信息平台应当具备“五高” 风险智能分级、统计分析、电子地图显示、层级互动等基本功能。


赞赏是对原创者的最大认可
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 暂无评论